許瑛
  北宋宣和年間,在芒山附近,衙門捕獲了一名大盜,姑且稱他為芒山盜吧。芒山盜為禍已久,一朝落網,人人拍手稱快。只有一人例外,那就是芒山盜的母親。
  這位不幸的母親得知消息後,日夜兼程,趕著去見兒子最後一面。母子相見,芒山盜對母親說,兒子很想像小時那樣,再吮一吮母親您的奶,那樣我雖死無憾了啊!母親聽得心酸,於是解衣。哪知,這芒山盜果真十惡不赦,居然把自己母親的乳頭生生咬了下來,以致母親流血不止,一命嗚呼。你說芒山盜凶殘嗎?可是他說,自己小時跑到鄰居家,拿人家案板上的菜、竈下的柴,母親見了,每每誇獎,“以致不檢,遂有今日,故恨而殺之”。
  這是明人陳繼儒所著《讀書鏡》里的一則筆記。看到一半,我不禁為這位母親叫屈。想來她也是含辛茹苦把孩子養大,罪總不至死吧。看完全文,卻又如寒夜飲冰,清冷透骨。在芒山盜母親眼中,她的孩子是樣樣都好,於是愛到縱容,便成了溺愛。
  想起這則故事,是因為最近在小區里發生的一件小事。在我們小區,遊蕩著幾隻流浪犬,其中有一隻黃白相間的,大伙習慣喊它“小花”。小花的脖頸上有一個鐵絲環,應該是原先主人為它戴上的。可見,小花是有過主人的,卻不知怎麼,或是被遺棄,或是走失,成了流浪一族。
  隨著小花長大,套在脖子上的鐵圈越來越緊。有一天傍晚,我散步時看到小花,它在草地上伏著,前爪拼命地撓自己的脖子,那一處被撓得污黑一片。在暮色中,我匆匆而過。那是我最後一次看到它。過了很久,一位鄰居在淺溝里發現了死去多日的小花。小區里的人們都說,小花是被脖上那隻鐵環生生勒死的。
  原來,並非所有的愛都能潤物細無聲。有時,愛更像一場不甚均勻的雨。我們在意時,便讓它滿溢,無謂時又任它乾涸。所以,才會有了芒山盜和流浪犬,有了以愛的名義釀造的不幸與哀愁。愛的珍貴之處也許在於,愛不僅僅是一個行動,它還是一份智慧、責任與擔當。  (原標題:愛就要有責任和擔當)
創作者介紹

jposbrqurkmtw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